蔡天鳳托夢告知母親埋骨地,現任丈夫曝妻子變飛蛾回來,命理師解讀其命

网瘾少女 2023/03/03 檢舉 我要評論

冤魂托夢

香港名媛蔡天鳳被謀殺分尸,輿論震驚。他生前好友爆料,蔡天鳳遇害后向母親托夢,稱自己在一個地方有很多狗叫,還有很多猴子。警方依據蔡某提供的線索,最終在大埔一間村屋找到蔡天鳳部分殘肢。

前歌手周英杰,是蔡天鳳的好友,他接受香港巴士的報采訪時透露,蔡天鳳遇害后曾向母親托夢,蔡天鳳2月21日失聯,他家人報警。

周英杰說,一天晚上,蔡某夢到女兒蔡天鳳說自己在一個地方,這里有很多狗在叫,還有很多猴子,就在大埔。蔡母說自己從沒有去過大埔,卻做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夢,後來他跟警方說了這件事。

原本警方對蔡天鳳在何處并無線索,根據蔡某的講述,警方最終在大埔一間村屋搜出蔡天鳳的部分殘肢。

據香港警方通報,蔡天鳳遇害的地點正是大埔龍尾村,她前夫的父親在案發幾周前租下這間房屋。周英杰坦言,托夢這件事是真的,我聽后也覺得很恐怖。

周英杰還透露,蔡天鳳的丈夫也告訴他,家中出現奇異事情,蔡天鳳遇害后飛來一只飛蛾,而且一整晚都沒有離開,以前家里從來沒有出現過飛蛾。蔡天鳳的丈夫覺得那只飛蛾就是蔡天鳳變的,來看望家人。

2月28日是蔡天鳳的頭七,她的丈夫及家人一同到案發地大埔祭拜,還請來法師為他招魂,看來港人還是保留著一些傳統的東西。

其實托夢破案的事跡在歷史上有很多,據永樂大典記載,南朝宋永初元嘉,也就是大約在420年到453年之間,九真太守諸葛賦病故,長子諸葛袁崇護送父親的靈船及家財北歸。

諸葛賦的門生何法僧圖財害命,糾結同伙,把諸葛袁崇推落水中淹死,兩個兇手瓜分了諸葛太守的家財。某夜諸葛袁崇之母陳氏忽然夢見兒子歸來,哭訴父親病故及自己被害的冤屈經過。母親陳氏在悲痛中驚醒,事后修書一封,詳細寫出夢見丈夫病故、兒子被害的經過,委托官府追查。

官府果然截獲諸葛賦太守的喪船,查核他父子倆去世之日,完全與夢境相符,于是拘捕了兩名兇犯。這兩名兇犯供認不諱被依法處斬。

命理師;蔡天鳳前夫一家,都非善類

一名算命師近日在發文說,依據蔡天鳳的面相來看,她生前眼睛有些漏神,面相有些弱,且名字起的又太大,很多名字帶天的,如命運承受不住,在古人看來,人身體的一切信息,包括名字都與這個宇宙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是我們古人留下來的智慧,只是現在人也不在意罷了。

最近就有發文,并上傳了前夫一家四人,包括前夫兄長,前夫父親和前夫母親的面相照片,逐個評論這些人,是個個非善類,說到命運本身存在全息論,從面相看,蔡天鳳這種過于尖削憋氣的鼻子,人生不明顯起伏的似乎很少,另外她眼神也弱了,眼睛有些漏神,面相有些弱了,名字起的又太大,很多名字帶天的,如命運承受不住,很多也容易不利。

命理也說了她的前夫的面相,耳朵是又小又低,一看就是很自私自利,又容易沖動,情緒不穩的面相,其實不用命理師來講解,我們看到這些人,那面帶一副兇煞之氣,看著就適合演東廣魏忠賢。

所謂相由心生,這個是絕對不錯的,大家知道在春秋時期的這個伍子胥啊為報家仇逃離楚國投奔吳國,後來在吳國遇到了與自己遭遇相近的伯嚭,于是將他大力舉薦給當時的吳王闔閭,那吳王很高興,并設宴款待了伯嚭,當時在場陪宴的吳大夫被離,就看到了伯嚭的面相,見伍子胥對伯嚭是肝膽相照,便提醒伍子胥,伯嚭為人鷹視虎步,本性貪佞,專攻而擅殺,如果重用他,恐怕您日后會受到牽連。

可惜這個伍子胥是肉眼凡胎,當然看不出背離所描述的面相,不以為意。結果最后真的被伯嚭給害死了,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出來,一個人的長相就放在那里,有的人就看得出,有的人就看不出,這也是為何蔡天鳳能18歲就跟前夫結婚生子的原因吧。

鄺球強奸案被放生,李家超知情?

對于 鄺父強奸、鄺子盜竊,多年來皆可以逍遙法外,網上聲討聲浪一波接一波,那有香港網民要求政府回應,為何 鄺港智被通緝八年仍未被捕?有留言就質疑, 鄺球父子逃避法律追責事關重大,但主流媒體竟然沒有大幅報道,真的是很詭異,那如果在以前的話,報紙一早就跳出來圍攻了,也有留言就指出 鄺球身為警察,道德標準應該比正常人高,竟然強奸人都沒人起訴,兒子偷完東西在逃八年也沒有被緝拿歸案,怪不得他們如此大膽的殺人碎尸。

有媒體翻查資料發現 鄺球是前警長,2005年涉嫌強奸案而離職,不過完全沒有被刑事起訴。報道指當年47歲的 鄺球,在2004年調查一宗刑事案件時呢,認識了37歲女受害人,之后利用查案之便多次與她聯絡。因為 鄺的警察身份,女方并未起戒心。

2005年中秋節凌晨,礦球以迎月為名登門探訪女事主,期間將她強奸,女事主不甘受辱,翌日向社工哭訴并報警。

鄺球被拘捕扣查后獲準保釋,案件似乎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未見后續起訴他的報道。據蔡天鳳好友透露,2019年,蔡以7000多萬港元購買豪宅給前夫一家人居住,為節省大約700萬港元的印花稅,豪宅以鄺球名義掛名購買。

另有媒體披露,2020年,鄺球以218萬港元向房屬購入居屋,并向銀行申請207萬港元按揭。換言之,鄺球名下已擁有一層豪宅單位,但香港的居屋只限無物業低收入人士購買。那麼鄺球是如何獲得購買居屋的資格呢?香港政府無人核查。

另外,坊間推測當時鄺球已退休,并無固定收入,銀行又如何批準這筆207萬按揭呢?我們再來看蔡天鳳的前夫鄺港智,此人原被控七項盜竊罪,該案原定于2015年11月19日在區院開審。

據知情人表示鄺港智,在其父鄺球的安排下潛逃到大陸,其后再返港,在被通緝的八年期間,是多次自由往返中港兩地。

一個通緝犯如何做到在大陸、香港兩地自由出入而不被拘捕呢?另有網民指出,2005年9月,鄺球涉強奸案時,正駐守旺角警署刑事偵緝隊,而當時李家超正是西九龍總區指揮官,旺角警署是西九龍總區轄下警署,推測鄺球強奸案李家超應該知情。

網上資料顯示,2003年,李家超獲警務處保送至英國倫敦的皇家防衛學院進修,同年回港獲晉升為警務處助理處長,出任西九龍總區指揮官。

2005年7月,李家超出任刑事部主管,主管刑事情報科、情報搜集組、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及情報組、[毒·品]調查科以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等多個部門。

還有網民指出,鄺球所在的旺角警署刑事組,正是當年李家超刑事部所管轄范圍,真是越查黑幕越多。這些犯罪的人,明明犯案這麼多年,卻還是可以逃避法律制裁。

如果當初警察和律政司盡忠職守,那蔡天鳳還會遭到殺害嗎?你是怎麼認為的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