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賢沉寂多年,出手就是經典,做到了一部電影男女通吃

网瘾少女 2023/01/05 檢舉 我要評論

王祖賢沉寂了8年以后,被導演楊凡直接以一部受到昆曲《牡丹亭》啟發下改編的《游園驚夢》請出,這部《游園驚夢》也被當作是王祖賢的復出之作。

而復出的王祖賢,在《游園驚夢》中,不僅和日本女星宮澤理惠同台飆戲,又和「正當時」的吳彥祖還有纏綿鏡頭。

《牡丹亭》中杜麗娘和柳夢梅亦真亦幻的情感,在導演楊凡改編的《游園驚夢》中變成了得月樓歌妓翠花和女兒身男兒志得榮蘭患得患失的曖昧情愫。

影片中,榮蘭雖然空有報國之志,奈何榮府已經衰敗,逝去的父母除了給她留下女子要獨立的先進思想,也沒有留給她富足下半輩子的財富。

也許就是這樣的思想,所以榮蘭并沒有依附于她的表哥,即便看似搖搖欲墜的榮府,但短期內總歸是讓她能夠「躺平」;而這樣的先進思想也導致了她沒有在乎世俗的眼光,獨獨愛上了翠花的「味道」。

她愛昆曲,也愛翠花身上的那股子「曲味」,當二人沉寂于戲曲之時,似乎靈魂都交織到了一起。

而翠花,一開始被3000兩銀子贖身,嫁入了榮府,卻不招人待見,也在這樣的冷落中逐漸學會「反抗」。

她對府內,對自己「額外」好的二管家產生了別樣的情愫,卻因為身份地位無法捅破,但當知道榮府即將衰敗,自身難保之時,面對那過了18歲的小戲子,也動了「凡心」,甚至「眼皮子」下做出茍且之事。

但這小戲子不過也是寂寞難耐時候消遣的對象,如同自己不過是被榮老爺娶回來,一個得到了「名分」的玩具罷了,如同那只榮老爺高價求回來的鸚鵡一般,困于榮府的牢籠中。

而當她和榮蘭的「越軌」之事被發現時候,她也無法在榮府立足,于是投奔了榮蘭。

只可惜,當時的傲嬌被現實打敗,榮蘭雖然是教師,卻無法負擔如此多的開支,不惜典當自己的傳家寶。

但日子總歸是過下去,直到那個叫做邢志剛男人的到來,他讓榮蘭找到了最原始的沖動,也發覺了自己女性的本能,而當榮蘭移情別戀到刑志剛身上之時,翠花也拿到了報國戰死沙場的二管家的日記,也知道了二管家內心的傾慕。

曾經有情愫的人一一離去,翠花內心崩潰,而榮蘭也在揮霍了欲望之后,又終于發現自己最割舍不下的,還是翠花的味道,于是最終錯過了邢志剛,二人的戀情就此無疾而終。

經歷了那麼多起起落落,最后夢醒了,留下的還是2個女人,在這舊社會中相互依靠。

不得不說,導演楊凡是真的鬼才,不僅能夠將古代戲曲改編成楊式風格的劇本,而且還能夠將昆曲的美感貫穿到整部《游園驚夢》中。

作為楊凡三部曲中的一部,和《美少年之戀》,《妖街皇后》不同的是,《游園驚夢》的風格更加的迥異,沒有《美少年之戀》的干凈清澈,也沒有《妖街皇后》的香艷,《游園驚夢》更像是構筑了不同人的夢。

不僅展示了蘇州園林的樸素神秘,也富有韻味。楊凡的鏡頭下,從王祖賢男相的英氣到日本演員宮澤理惠的安靜寂寞,以及吳彥祖的帥氣,那是給場外觀眾的「驚夢」

而戲內的驚夢,則是榮蘭在得月樓第一眼見開腔唱曲的翠花;是翠花在翻看二管家日記才知心意;是榮蘭第一次見到邢志剛那「香艷」身材;也是最后縱欲一吻中的驚醒誰是內心深處的不舍。

而這部《游園驚夢》也給宮澤理惠演藝生涯帶來了巨大的轉折,身為日本演員的她,卻在著裝旗袍的時候毫無違和感,即便昆曲的原聲是有替音,但她一張口,似乎就有一種「金絲雀」的魔力。

她也憑借翠花這個角色,一舉獲得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同期的王祖賢,雖然也是雙女主之一,但是因為角色的設定,反倒是顯得有一些生硬和刻板。

而吳彥祖在《游園驚夢》中的「福利」貢獻,也成了不少小迷妹稱之為經典必須保存的鏡頭,《游園驚夢》之后,大家記得的只有《新警察故事》「阿祖」的絕世美艷,再也沒有當年這般的大膽鏡頭了。

《游園驚夢》更像是一部楊凡的「中國夢」,宮澤理惠的那一身旗袍,如同王家衛鏡頭下《花樣年華》里的旗袍,中國人的美麗和哀愁大概都是這樣成為我們這幫影蟲朝花夕拾杯中酒的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