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俊曄:一個在沸騰的激流中翻滾的「水煮蛋」

网瘾少女 2023/02/18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雞蛋放時間長了要經歷散黃、變質、發臭、壞蛋這一過程。

但,世上本沒有壞蛋,只是被遺忘的久了,也就成了壞蛋。

要避免成為壞蛋,就不能被遺忘。首先這出身很重要。據說印尼有種非常稀有的金屬雞,全身從內到外黢黑,生的蛋也是黑的,蛋的價格堪比黃金。

黑那是真黑,但這種黑蛋斷不會被遺忘而成為壞蛋,連散黃都不可能。畢竟物以稀為貴,有的是人揮著支票雞屁股等蛋,趁著熱乎兒忙不迭吞下去,享受那種萬人矚目的金屬質感。

具俊曄不是黑蛋出身,但和大多數普通的白皮、紅皮蛋一樣,誰還沒有個成為黑蛋的夢想。

差點,具俊曄就成功了,曾經,他紅得發紫,離黑蛋只差那麼一丟丟。大S那時發現了他有成為黑蛋的潛力。跑過去試圖抱著出溜滑的蛋蛋。但那時候,她顯然既沒有孵化能力,也沒有優秀的料理水平。空有一身柔軟的如水的溫情,眼睜睜看著這蛋從自己懷里溜走了。

然后這蛋繼續著自己的奇幻漂流,但如同宇宙中的碎如夸克的渣渣想變成人都逃不過大過濾器一樣,這顆蛋蛋最終還是被卡在了某個陰暗且不易被發現的地方。

黑蛋終究是變不了了。那邊大S一個閃電五連鞭摟了個烏雞白鳳丸補著的綠蛋,靜待綠蛋變黑蛋,畢竟綠蛋離黑蛋只差一步,但這口氣還是沒續上。

眼見綠蛋也越來越沒希望,烏雞變鳳凰是沒戲了,翅膀柴的既沒有嚼頭,又不能飛,大S果斷騰籠換鳥,折騰就是撲騰,別人哪懂這空氣動力學問題。那邊被卡在大過濾器里的紫蛋被一群浮游生物包裹著,殼都變綠了,離散黃就差一晃悠。

落魄的家雀也是鳥兒,論原地起飛,那是遠勝趴窩的雞。這邊散發的綠光讓當初嫩芽般的S姑娘,如今的孩兒她娘的大S瞬間支愣成了茁壯的秋波。這邊一蕩漾,那邊順勢一轱轆,郎有情,妾有意,時空擋不住孵化器。

大S做姑娘時就是現實的狠人,當小S姑娘還搞不明白當眾唱歌跳舞為哪般的時候,大S姑娘就很明確果斷的說:搞錢!

且大S姑娘有被黑道干爹大哥一把甩上天的璀璨經歷,這博一把,綠皮蛋變黑金蛋倒也不是不可以。

畢竟蛋蛋在大過濾器那種臭水溝里泡的太久,大S貼心地雙手雙腳捧著,生怕一個趔趄手中的蛋散了黃。這動作被她妹看成被蛋蛋把尿,只能說她妹的思想比蛋黃還黃。

至于這蛋下一步是被打造成萊茵工業區,還是底特律鐵銹帶,那就是一錘子買賣。

陳年老蛋要想經得起折騰,就得由生變熟,這玩意兒,生的越老越稀松,稍微一晃悠,那就波濤洶涌,殼憋碎了,縫都沒辦法縫。 要瓷實,得學孫猴子在那煉丹爐先煉幾個來回,得變成熟的才行。

大S煉丹爐是肯定沒有,否則當年把前夫扔進去,如今真經都快取回來了,但劈柴有得是。而且是那種不燒白不燒,燒了也白燒的汪記免費劈柴。

有這燒起來不心疼的資源,加上大S九曲十八彎的渠道,蛋蛋過得那就是沸騰的生活。

當然,作為一枚就要散黃、變質、發臭、最終逃不過成為壞蛋沒有手腳的橢圓形球體,他能做的就只能是在沸騰的S型渠道里賣力地蹦跳翻滾。

不過熟雞蛋被吃掉的風險顯然比散了黃的生雞蛋大,且時間緊迫得多。所以極力表現得更有激情,像彩蛋般耀眼,觀賞價值遠大于食用價值,才能避免被人消化了變成和其他高檔食材相比微不足道的屎。

好消息是這蛋雖還不那麼誘人,但把酸辣粉帶成了餐桌上的黑馬,奔騰得那叫一個野。所以S姑娘有理由相信這蛋還是個有點卵用的受精卵,指不定哪日就破殼而出,一飛沖天了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