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鴻燊公司虧損嚴重仍發年終獎,每人多發一個月薪資,分兩期發放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何鴻燊家族的核心產業澳博過去幾年受到疫情的影響,連年虧損,這是不爭的事實。在2022年上半年的時候,澳博曾經公布業績,半年的虧損為27.6億元,而疫情兩年半的虧損高達99.26億。以2022年下半的發展情況來看,扭虧為盈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不通關,就不會有游客到訪,沒有游客就沒有旅游業的復興,直接影響的是博彩業的發展,這對于澳博的發展一點都不樂觀。公司的業績不好,直接影響的就是股東、員工的福利,這是非常殘酷的現實,一般在虧損如此嚴重的情況下,企業本身為了縮減成本,是不考慮分紅與發放福利的。

不過,在2023年農歷新年前,澳博旗下主要附屬公司澳娛綜合還是宣布將向每位合格的員工發放一個月的薪酬特別酌情獎金,也就是所謂的花紅,或者可以形容為年終獎。而以澳娛目前的員工數量來計算,給每一位正式員工發放多一個月的薪資,意味著將會有一筆很大的支出,這對于澳博、澳娛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財政壓力。但是,這筆錢在這個發展的節骨眼上是不是不能發放的,終究想要在2023年大展宏圖,年終獎是穩定軍心,凝聚員工士氣的關鍵。

在實際的操作上,澳娛采取了一個比較取巧的方式,年終獎承諾會發,不過就要分期發放,在農歷新年前發放一部分,另一部分在7月的時候發放。如此一來既能穩定軍心,又能緩解財政方面的壓力,可謂是一舉兩得,只能說澳娛走到這一步也是不得已的舉動。而身為澳娛綜合常務董事的何鴻燊二房女兒何超鳳,也在第一時間出來安撫員工,她除了感謝員工團隊的努力與貢獻之外,還給員工打了一劑強心針,她直言隨著通關復常,以及各種推廣優惠政策的落實,澳門市面將恢復生氣,言下之意就是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將迎來新轉機,只要肯堅持,希望就在明天。

坦白說,自從何鴻燊二房正式接過了何鴻燊的核心產業,成為了家族的話事人之后,身上的擔子是越來越重,事實上何鴻燊并沒有留下一個輝煌的博彩帝國給二房。何鴻燊的核心產業是澳博,這是一家博彩業的控股公司,曾經是澳門最為輝煌的博彩產業,何鴻燊能有澳門賭王的美譽,就在于他靠澳博曾經一手遮天,掌控了澳門的博彩業。不過在澳門賭牌對外開放后,隨著外來競爭者的加入,澳博逐漸失去了在博彩領域中具有引領性的主導地位。 以2022年澳門賭牌競標的綜合評分來說,澳博在六家中標公司中的排位為倒數第一位,換句話說在這一輪的賭牌競投中面臨的是出局的風險。

再有,疫情這三年,給何鴻燊的澳博發展帶來的是雪上加霜的局面。三年來的虧損連年擴大,苦于沒有客源,也苦于競爭力的不足。高峰期奧博每天的虧損高達1700萬,流動資金最少的時候只有17億,如果沒有外援也只能支持5個月,另外還有來自銀行貸款方面的壓力,總之二房就是在前有虎后有狼的處境中苦苦支撐澳博的發展。好在的是結局還不算太壞。那是因為發展再不好,最終也投得了為期十年的賭牌持有權,這對于二房來說是續命的關鍵,有了賭牌就有了東山再起的可能性,這也是為什麼澳博(澳娛)再困難,也要發放花紅給員工的原因。

回頭來說,何鴻燊的澳博其實也更適合二房來接手,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雖然困難重重,但是二房為了守住這個家族產業,真的就是不遺余力,傾盡所有,換成何鴻燊其他的妻房,還真是未必有這一份魄力。很多人一直覺得大房就應該接管家族產業,道理上是沒錯,但是隨著大房兒子何猷光的早逝,大房失去了核心力量接管家業,如今剩下的大房成員,眼光有點短淺,撐不起這個格局。而三房同樣如此,三太陳婉珍只想做一個好太太,好母親,相夫教子,不爭不搶安于現狀才是她的本色。四房的梁安琪有膽識,有商業頭腦,有決策力,但是梁安琪勢單力薄,與二房的相爭,有贏面,但贏了之后呢?二房必然不會善罷甘休,只要兩者一直對峙,就永無寧日,這同樣不利于發展。

回頭來說二房,不得不承認,這一房人才濟濟,除了最小的女兒何超儀沒有經商興趣之外,其他的子女都是商業人才,可以在發展上互補。更重要的是,二房懂得以和為貴的重要性,在家族的爭產結束之后,他們「不計前嫌」,與梁安琪攜手并進,一同致力何鴻燊產業的發展。最后,二房的背后還有霍氏家族的鼎力支持,二房與霍家是世交,霍家在澳娛持有很高比重的股份,所以在澳博(澳娛)有難的時候,霍家會伸出援手,這個大財團至關重要。

PS:圖片均來自互聯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