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成為香港昆汀,也沒拯救港片,彭浩翔的《買兇拍人》應該被記住

网瘾少女 2023/02/18 檢舉 我要評論

70年代末,80年代初,香港涌現出一批新導演。

他們大都有革新的思想,先進的技術,在劇本結構、剪輯方式、拍攝思想等方面,為香港電影帶來了一股改革的浪潮。

可惜這股浪潮并沒有持續多久便被同化,繼續回歸到傳統的港式商業片的懷抱當中。

在市場面前,只要不賣座就是原罪,不論你的電影的構思多麼精妙,技法多麼嫻熟,通通沒用。

徐克的混亂三部曲賠錢,就得轉去拍喜劇片《鬼馬智多星》,許鞍華的《瘋劫》《撞到正》票房不錯才有機會拍越南三部曲。

這就是香港電影的現狀,沒人會為你的夢想的買單,有的是將功利主義的港味發揮到極致,彭浩翔在電影《買兇拍人》中便把這種無奈和追夢的過程拍了出來。

《買兇拍人》融合了各種元素,有喜劇、警匪、黑幫、愛情、勵志等多種類型。

但在彭浩翔的鬼才編劇下,每個元素在電影中都填充的恰到好處,故事一環扣一環。

雙螺旋結構的設謎和解謎看似信手拈來,實則構思精妙,讓《買兇拍人》不但沒有因要素過多而雜亂,反而觀感極其舒適。

在片中,有后現代主義的不屑一顧。

彭浩翔從不想借助影片傳達什麼道德典范的主流價值觀,都是怎麼過癮怎麼來,怎麼另類怎麼來,充滿了反叛精神。

猶如香港當年的新浪潮一般,對港片萬年不變的敘事方式給予有力一擊,提高觀眾審美的同時也讓觀眾為影片的特立獨行而折服。

就算在最后的大結局中,彭浩翔也沒打算讓葛民輝和張達明伏法。

而是憑借陰差陽錯的反轉將所有罪名都推到江湖大佬標哥身上,也讓在片場欺壓張達明,對電影沒有敬畏心的監制小子雄落入法網。

想當《獨行殺手》的葛民輝與想成為馬丁·斯科塞斯的張達明都實現了夢想,與壞人終究繩之以法的觀念不同,反主流、反傳統。

這是《買兇拍人》中的現實主義。

彭浩翔把自己愛電影的夢想寄托在角色身上,借他們之口說出現實拍戲的困境,以及自己對電影的喜愛。

并對那些不懂裝懂,不尊重電影的人嗤之以鼻,所以從這一層面上看,《買兇拍人》的戲中戲算是彭浩翔的半自傳。

既然是拍自己,彭浩翔也在影片中拼命展現自己的才華。

模仿老馬《憤怒的公牛》式的剪輯,各種跳切、拼接都叫人意想不到。

意識流敘事的故事處處彰顯荒誕不經,將法國新浪潮的風格完美的本土化,讓其成為港式無厘頭的輔助,對《古惑仔》《喜劇之王》《喋血雙雄》等片進行惡搞。

但彭浩翔與王晶不同,彭浩翔是愛電影的迷影,王晶是為市場的拼湊。

如彭浩翔在《買兇拍人》中把周星馳的《喜劇之王》中不少片段直接搬過來,并將老馬的生平貫穿始終。

既不失香港電影「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會抄不會抄」的傳統,又不乏對前輩們的致敬,還有嫻熟的視聽語言。

閃回、攝影、剪輯,視覺符號、文本設計、劇本編排,以及氛圍感的營造,彭浩翔都做到了八十分以上。

盡管《買兇拍人》從頭到尾都散發著黑色幽默心酸,但在搞笑的同時讓影片溫情、追夢的主題緩緩而來。

隨之帶出彭浩翔自己對港片的惋惜和希望,兩大主旨的碰撞一點也不突兀,這是《買兇拍人》反傳統、反主流中的傳統和主流。

其實,彭浩翔深愛著香港電影。

跟電影中一直提到的阿蘭·德龍的《獨行殺手》一樣,他是香港電影中的獨行者,想做馬丁·斯科塞斯改變香港電影的格局,無奈有心無力。

彭浩翔對于已經日薄西山的香港電影來說,只是滄海一粟。

就像電影中的跑龍套,即使他懂得再多,依舊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而小人物之于大時代,連一片浪花都掀不起。

唯一可惜的是彭浩翔沒能成為香港電影的昆汀。

他倆身上都有對規則、傳統的鄙夷不屑的風骨,也都有玩轉非線性敘事的能力,但兩人所處的環境不同,讓他們有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結局。

畢竟連杜琪峰都要服從市場,拍一些他根本不喜歡的電影,才能夠有錢拍一部自己的作者電影,何況小人物彭浩翔呢。

在生意面前,熱愛不僅不值一提,還是一個笑話,這才是最大的黑色幽默,這也是彭浩翔之后的作品再也超越不了《買兇拍人》的原因。

像彭浩翔這種追夢者,香港電影中有很多。

洪金寶拍動作片出身,觀眾可以接受的是他在銀幕上翻轉騰躲,詼諧搞笑,而非當一個不會武功的普通人。

就像洪金寶自己最看重的兩部電影,一部是《七小福》,一部是《八兩金》,卻因文藝片的屬性都賠了本。

以至于讓洪金寶不得不重新回歸到自己熟悉的領域,接連拍一些重復了無數遍的動作喜劇和靈幻僵尸片,走不出舒適區。

何止是洪金寶,就連成龍都難以做自己。

有記者曾問成龍,你最喜歡自己的哪部電影,成龍說都不完美,但要選肯定會選擇《奇跡》,這是成龍為數不多的文藝片。

盡管如此,成龍為了市場還是得在片中加入動作,就算導致成龍飾演的郭振華前后矛盾,一個窮小子怎麼突然功夫那麼厲害。

按理說,成龍、洪金寶已經功成名就,且都擁有不俗的票房號召力,應該可以拍自己想拍的,為夢想前進一下。

可現實的引力太沉重了,任何飛揚的思想都會轟然墜地,即使成龍、洪金寶又會遭遇票房失利,更何況是彭浩翔。

這也是香港電影沒落的原因之一。

有才華的年輕人無法展示自己的能力,只能在固定的框架中跳舞,長此以往,泯然眾人。

隨之而來的后果就是人才跟不上,電影由多元變成單一,香港電影也就成為了時代的眼淚。

用戶評論